包裝盲盒時代 為何酒類進不了“盒”?

?新聞資訊 ????|???? ?2021-02-25 08:53
包裝盲盒時代 為何酒類進不了“盒”?
 
此盒不單單指的是酒盒包裝了,而是最近流行的包裝盲盒文化。
隨著泡泡瑪特在敲鐘上市,包裝盲盒文化一時間成為話題熱點。這個標榜著擁有巨大年輕消費市場的模式預估將在2021年底突破百億市場規模。這樣一個強大的創新銷售,自然也會成為酒類的一個關注點。早在2020年,7月舍得酒業旗下沱牌酒與《新神魔大陸》手游打造的聯名款——“沱牌X神魔大陸”包裝盲盒登錄京東平臺。然而時隔半年,這個產品處于一個非常尷尬的處境,即酒行業中對這個產品關注不高,包裝盲盒界對這個產品無從了解。酒與包裝盲盒的跨界合作,可見并非一帆風順。
究竟一切皆可包裝盲盒的時代下,為何酒水在這上面走不通路?想要解決這個問題,我們先要探討下,包裝盲盒模式。
包裝盲盒其實是抓住了人們對于新事物的一個好奇心,通過一種未知的感覺來吸引消費者,消費者享受的是打開包裝盲盒的那一刻,一種未知的刺激情緒會激起大家的好奇心。包裝盲盒的推廣是受到很多消費者的歡迎,消費者會在身邊朋友中進行推廣,進而吸引消費者對于包裝盲盒的關注,商家也正好是抓住了消費者對于這種未知事物的向往,因此商家會在營銷中注重推廣那些具有刺激性的一些商品,激發大家的消費欲望。簡單來說,包裝盲盒就像賭石一樣,當你在出手購買的時候對于未知的事物是充滿期待的,這個期待讓你一次又一次想加入到購買中,總是希望在每次的開箱中能夠有驚喜。而且購買包裝盲盒的消費者大都是具有一定經濟實力的人,他們對于包裝盲盒的價格并不敏感,更多是追求拆包裝盲盒所帶來的驚喜。
從本質上來說包裝盲盒和過去的福袋、悶包并沒有太大差別,它們的鼻祖是日本賣場打包甩賣的一種做法,把一堆日用品隨機地包裝在一個布袋里,消費者就像是抽獎一樣盲選。打開之后,會因為獲得超值的物品而高興炫耀,即便是沒有也能獲得稱心的商品,也會因為自己得到高于心理預估價值的商品而感到開心。所以這類創意玩法在葡萄酒行業早已試水,但也處于圈層文化,這是因為包裝盲盒這類產品從基本屬性上來說是自帶強社交屬性的,許多年輕人自發在網絡上進行分享、交流和交換,才能為產品的進一步研發或者投放造就話題與推廣。然而目前來看,酒與包裝盲盒,本身就是兩個銷售的社群模式在直觀的碰撞,無論產品創意,還是產品模式只是拿來主義。所以想讓它們之間的交叉消費人群,達到1+1=2的疊加,是非常困難的。甚至會造成兩方的“忠實粉絲”在看對方時,都有一種“東施效顰”不倫不類的做法。
 
截止到發稿前,舍得合作的包裝盲盒產品在京東官方旗艦店的平臺銷售評價僅200+,而近三個月的反饋評價僅有4條。這無疑從銷售數據上更加直觀的展示了這類產品發展的尷尬處境。
 
同時,在法律層面,也有律師指出,此類銷售酒類包裝盲盒的玩法,法律稱之為射幸合同。包裝盲盒銷售有可能存在不正當競爭的風險,商家應該避免利用虛假的或者使人誤解的價格手段,誘騙消費者或者其他經營者與其進行交易,以免發生不必要的糾紛。